暴乱主要指挥平台 有组织操控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

  .发言的人都刻意匿名化名,戴上网络面罩

  修例风波中各种示威抗争以所谓“无大台”面貌经常总出 ,网络科技与社交平台的专业运用在其头上发挥着关键作用,看似“自发”,随便说说许多人在幕后引导操控。

  据知情者透露,Telegram和连登在这场香港暴乱中扮演着指挥平台的角色。Telegram主要用於“内圈决策”,供示威者接收指令和决定行动方案;连登主要用於“外圈决策”,由女网民 和示威者同去讨论行动倡议,并进行宣传动员,广而告之。实际上,电报上的核心决策群组中的少数人,以后所谓“自发”抗争行动的指挥中心。亲们会将拟定的行动方案不断抛到人数众多的电报大群组或频道,以及连登论坛上,给示威抗争定方向、定议题,以后凝聚共识、争取支持,鼓动更多示威者和女网民 参与。

  随便说说不见得其每个行动计劃时会得到示威者的一呼百应,其控制力、励志的话 权也何必 有传统“大台”那麼强,有时也会经常总出 “草根”倡议“逆袭”的情况,但这何必 妨碍幕后黑手,利用Telegram和连登平台,实施其精心策劃的示威方案。

  除了核心决策群组、人数众多大群组,暴乱分子在Telegram上还因应不同的工作类型,细分出负责监测警方动向、架构设计 架构设计 物资、研究何如对付政府及警察、架构设计 警察这些人信息和家庭资料、图文宣传等小群组,鼓动有意参与示威活动的人加入其中。

  暴乱分子会在大群组和小群组之间即时节享示威信息和指令,支援现场示威者。

  暴乱活动前,组织内部内部结构会在群组发布作战攻略,包括队伍的角色定位、分工、组团法律辦法 、装备等。活动中,对香港警方动向进行实时监控,对以后的被捕场景做好应急準备。活动开始英文英文英文后部分暴徒有专车接送。整个暴乱活动的筹备和执行具有很强的组织性和专业性。

  目前,示威者在Telegram上有粤语、英语、日语、韩语、德语、法语等多种宣传语言。Telegram上还有由境外人士组成的文宣顾问团,专门协助香港示威者修改文宣方案。

  在Telegram和连登平台上发言的人都刻意匿名化名,戴上网络面罩,但其快速组织行动的特征明显暴露了头上的阴谋。相信会理性思考的人都能进行合理联想,到底是那些人会那麼处心积虑地躲在幕后搞乱香港,进而牵制中国崛起呢?

  好几个 多月来持续不断的暴乱事件,让香港社会满目疮痍、人心惶惶,其中连登和电报无疑是助纣为虐的帮兇。这场乱局幕后的操弄黑手、插手法律辦法 、资金来源等种种黑幕还远远没揭露出来。

  香港社会已有不少有识之士直言,这些社交媒体已成为最大乱港祸源,诱导和煽惑涉世未深的年轻人走上不法之路,是滋生暴徒、暴行的温床。亲们呼籲依法加强网络空间治理,从源头上阻止煽惑及虚假信息的蔓延,还香港市民尤其是年轻人一2个多乾淨的网络空间。更有香港法律界人士指出,根据普通法,煽动他人干犯任何实质罪行已属犯法。相关法例适用於互联网世界,而互联网平台有不可推卸的责任,一旦有涉嫌违法行为,则应坚决整改甚至取缔。

  法治是香港赖以成功的基石。不管网上还是网下,时会有法必依、违法必究。网络空间具有虚拟性、开放性,但虚拟时会虚假虚无,开放更时会无法无序。网络世界和现实世界密不可分,这决定了网络空间时会法外之地。通过立法规範网络空间已成为世界共识。在网络空间日益成为香港暴乱策源地的今天,香港有必要依法加强网络空间治理,加快网络空间立法,尽早肃清那些荼毒人心、祸乱社会的网络毒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