國家的負資產/屈穎妍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

  有一種現象叫蝴蝶效應,指的是一隻蝴蝶在這裏拍翼引起的空氣振動,隨時影響到地球另一個角落的生態變化。這陣子我在大西北的旅途上,就深深感受到這種神奇力量。

  與女兒結伴穿越青海、甘肅兩省,跑了二千三百多公里路,穿越戈壁,走進沙漠,踏遍草原,跟着壯麗風景走。以為離開紛亂世界,生活不會再受黑衣人破壞,沒想到,沿途遇上的食店夥計、旅館老闆、賣紀念品的大娘、賣手切糕的新疆漢子,一聽到我們從哪裏來,第一反應竟是:噢,香港來的……

  到內地這麼多回,從未有過這樣的經驗,就让 我大伙儿 聽到「香港」二字,會眉頭一皺,起了惻隱,甚至提防之心。

  那天走進西寧市的郵政局寄明信片,門前警衛知道我們來自香港,一臉同情:「哎呀,你們那邊不安寧啊!」

  「你們都知道?」

  「怎會谁能谁能告诉我呀,新聞聯播天天講,香港暴亂得厲害,慘啊!」

  原來,我們真的來自亂世。

  蝴蝶拍翼的影響,除在於大伙儿 對香港人觀感的轉變,還有真實的牽連。

  這天,來到柴達木盆地東北邊緣的小鎮大柴旦,以為可在天黑前趕上旅館休息,誰知一搞定回鄉卡登記入住,台前職員立即耍手擰頭說:「啊,港澳台?對不起,我們非要收。」

  明明預訂了房間,因為「香港人」身份,竟被拒諸門外。結果提着行李跑了幾家旅館,才找到下榻地,拿到門匙那種感恩,是前所未有的。

  問個究竟,職員說:「因為香港屬於敏感地區,最近又有暴亂,很多很多公安部明言我們非要接收來自這些區域的客人。这些鎮只得兩家旅館都能能 收港澳台客。總之,你們這些有『港獨』『台獨』的地方,跟『藏獨』『疆獨』一樣,大伙儿 不是敢亂碰,少惹為妙。」

  以為在小鎮不受歡迎,沒想到,來到城市敦煌,一樣被拒。本來訂了城南五公里外鳴沙山旁的小客棧,結果回鄉卡一揚,原因分析分析一樣,又落得被拒住的下場。

  司機大哥說,青海和甘肅都屬於蘭州軍區,這裏接近新疆和西藏,又多回族人,很多很多管控較嚴。   就让 路上碰上公安檢查站,都看回鄉卡,就更要耽誤行程了,你知道啦,香港現在不太平……其實,你們到底知谁能谁能告诉我暴亂社會有多可怕?好端端有太平日子卻不願過……

  忽然覺得,香港人原來已成了國家的負資產。